前 言

又一本保健書籍?有需要嗎?
不管是還沒有讀到優良的保健書籍,或是大家正在閱讀的保健書籍還不夠好。只要看看您周遭的家人和朋友,您就知道到底有沒有需求;就是有太多不健康的人了。
美國每年在醫療「保健」上花費了超過一兆美元(那是一百萬個一百萬元耶!)都還無法使人健康,一本書做得到嗎?很有可能喔!我可以告訴您,這本書裡面的方法對我、我的家人,還有我過去三十年來所認識的人來說都很有效。

它或許也能幫助您。
美國史上矇騙社會最嚴重的一件事,就是告訴所有人:以維生素和自然的生活方式來改善健康,是沒有根據的迷思,不僅不易達到效果,還可能具危險性。其實,要讓身體更健康其實並不難;它只是看起來難而已。至於它危險嗎?傳統上用來對付疾病的藥物治療才危險呢!
但在報紙、雜誌和電視上,都警告民眾要遠離維生素和其他營養補充品,儘管幾乎每件實際的使用案例,都反覆證明了這些營養補充品確實能夠減少疾病的發生。有效利用食物級營養補充品和天然飲食,不但能節省金錢,還能免除疼痛,並挽救生命。但是他們卻叫您別這麼做。

求人不如求己。特別是關於您的健康管理。
關於維生素治療最常見的問題是:「大劑量使用安全嗎?」這本書將一次解決您所有的疑惑。而我們可以在此提前回答您:是的,大劑量維生素的使用非常安全。在美國本土使用維生素的致死案例,每年不到一人。醫療藥品,即使是依指示服用,每年還是造成超過十萬人死亡。儘管如此,只要謹慎使用,或許我們還是需要醫學的技術與工具。但除此之外,我們還必須充分利用具有療癒機能的「自然資源」︱︱營養素和維生素。如果限制我們只能使用醫療藥品,那就好像要我們上戰場當砲灰。
基於這些理由,我們至少還需要再多一本保健書籍。而這本書就在這裡。提起精神,準備好來接受這場震撼教育吧!

維生素療法確實有效
她坐在角落裡,悄無聲息。這名五十五歲老年婦人的臉孔隱藏於陰影之中,總是低著頭面對牆壁。而她就待在那兒,日復一日。她沒有食慾,也從來不跟任何人說話。她的家人似乎已經試過所有方法了。是的,她正接受精神科醫生的診療;沒錯,她也在服藥。她的女兒告訴我:「其實,她一直在服用很多不同的藥物,沒有一種能幫她,有些還加重了她的病情。她已經試圖自殺幾次了。」
「現在,她很少離開她那個角落,也從來不說話。您有什麼辦法嗎?」
在這個時候,您可能想要揮揮您的魔法棒,但我們的生活跟哈利波特的故事並不太一樣。這是再真實不過的現實世界。也許這個病人自己已經不在乎了,但她的家人確實還是在乎。
我跟她其中一個兒子開始交談後,他們的親戚就開始湧進客廳。我不知道他們都從哪裡冒出來的,這棟房子肯定有個相當大的廚房。目前,所有的親戚朝著我圍成一個半圓,等著聽我提供一些有深度的建議,還有一些鼓勵。
面對著毫無反應而只盯著你瞧的整個家族,我感到有點不太自在(誰不會呢?)。但人家已經請求我提供建言,我還是得開口說話。我建議採用我所知道最好的細胞分子矯正療法:使用大劑量菸鹼酸(維生素B3),以克為單位的服用劑量。接著,我準備好要面對他們的反應了。
沒有任何反應。但他們也沒有跑掉。
於是我繼續說明。「因為您的母親病得滿重的,她可能會需要特別大劑量的維生素,特別是維生素C和B群。但她首先最需要的是菸鹼酸,真正大量的菸鹼酸。」
「多大量?」在我左邊的一名男性親屬問道。
「一日數千毫克的劑量,分次服用」,我答道。「甚至可能是每天一萬毫克,或更多。」
他們持續聽著。我有個清楚的印象,他們當時正在思考一個看起來十分嚴重而絕望的情況,跟一個聽起來過於簡單的解決方案,兩者似乎不太搭調。但他們還是沒有跑掉。
有些家人現在坐了下來,有些坐在椅子上,有些坐在舊沙發上,還有些坐在陳舊的灰色地毯上。
我以為,嚴肅的提問現在應該要開始了。
完全沒有。有人問了我一系列關於高劑量菸鹼酸的服用,以及安全性等合理的常識問題。我解說了菸鹼酸的低毒性,以及需要大劑量分次服用的使用方法。我請他們要有心理準備,至少在最初階段,會有些頗為強勁但無害的菸鹼酸潮紅現象。並且,我建議要教育他的主治醫生們,讓他們知道患者正在進行什麼樣的治療。最後,我概述了以每日一千毫克菸鹼酸開始的治療試驗,並逐步穩定地每日額外增加一千毫克的劑量。
「我們怎麼知道什麼時候該停止增加劑量?」一個女婿問道。
「當她有回應的時候,」他的妻子回答。
「對吧?」
「是的,」我回應道。「目標就是服用足量的菸鹼酸,直到看見良好的治療效果。您們都能自己來判定。」
「那她是不是永遠都得持續服用菸鹼酸?」另一個女兒問道。
「是的,但不一定得服用像剛開始時那麼大的劑量。我們首先要看看她是不是有反應。不過,如果它有效的話,為什麼要停用呢?」
每個人都點頭。沒有人在笑。很難說服的一群人。當我離開時,心理明確地感覺到我並沒有帶給這個家庭很大的希望。
我的感覺是不是錯了?大約兩個星期後,我接到一通電話,是那名病患的女兒打來的,她聽起來明顯輕鬆多了,而且也非常開心。
「媽媽現在很好,」她很高興地說道。「她現在會來餐桌旁邊坐了。她會跟我們說話,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。這真的很不可思議。她停掉所有的藥物了。這都是拜菸鹼酸所賜,它讓一切都變得不同了。」
「這真是好消息,」我說。「您母親目前服用多少劑量的菸鹼酸呢?」「每日一萬一千至一萬二千毫克。」
「您還記不記得,她服用多少劑量時開始出現菸鹼酸潮紅的現象?」我問道。
「這根本不用記,」女兒答道。
「她從來沒有出現潮紅的症狀。」
天啊!每天服用十一到十二克的菸鹼酸還不會潮紅。那表示她那時已經是嚴重缺乏的狀態了。
但不管是任何治療試驗,最重要的是有沒有療效。極大劑量的菸鹼酸,搭配其他維生素B群和維生素C,就能產生療效。而且是極大的療效。
「這真的很棒!」女兒說。「我們的媽媽回來了!」
那真是一個美麗的的時刻。
當月稍晚,患者的家人帶著這位行動自如,且積極健談的母親來看她的精神科醫生。她沒有必要去,但他們都希望醫生親眼看到她的復原。我不在那裡,但我事後聽說了當時的狀況。
「醫生告訴我們,服用這麼大量的菸鹼酸可能會有些副作用。」她的女兒說。「尤其是肝功能的變化。此外,他說,媽媽的膚色看起來稍微比較深一點。(服用過量菸鹼酸可能會有黃疸現象)那位醫生說,因此他認為她不應該再繼續服用菸鹼酸。」
「完全停止?一點都不能服用?」我說。
「是的,完全停止。他跟她還有其餘的家人說,她應該服用藥物,而不是服用一些維生素。」
我說:「通常會產生有害副作用的是藥物,而不是菸鹼酸。亞伯罕.賀弗(Abram Hoffer)醫學博士與其他在施用菸鹼酸方面有豐富經驗的內科醫師發現,菸鹼酸對肝臟並不會產生毒性。他們的研究報告說,菸鹼酸療法可能提高肝功能檢測的數值,但他們也指出這僅表示肝功能運作狀況很活躍。它並不代表潛在的肝功能病變。如果您的醫生想要進行監控測試,那是一回事。但是,阻止一位重病患者採用一個成功且已然有效的療法,那又是另外一回事。」
這真是令我大惑不解,直至今日,我還是不懂:為什麼就是有這麼多醫生對維生素療法存有偏見?


幾十年前,費德瑞克.科林納(Frederick Klenner)醫學博士因其同事對大劑量維生素療法持有偏見,而感到十分沮喪,他寫道:「有些醫生寧願看到他們的病患不治死亡,也不願意使用維生素進行治療。」
我問她的家人現在決定要怎麼做。
「我們已經照醫生所說的做了,媽媽不再服用菸鹼酸。她又重新服藥了,服用三種藥物。」
然後她的女兒停了一下。我知道,最壞的消息還在後頭。
「結果,」她女兒聲音哽咽,「她現在又回到她的角落裡了。」
確實,這並非如哈利波特一般的童話故事。我很遺憾地說,這更像是電影「飛越杜鵑窩」(One Flew Over the Cuckoo's Nest)中的醫療暴政。當醫生偏好病人一直當病人而非正常人的時候,這其中就有很大的問題。
我們還有一個解決方案:拒絕庸醫,開始採取您的維生素療法吧!